Alf's girlfriend

???

在学校里的一点小涂鸦  不大记得设定所以会有很多出入  
内含膜法少女   初音net     蓝紫[起司×毒蛇]  主管[我]×angela
虽然很草还是悄悄加几个tag
我永远喜欢angela.jpg

说一说,希望你们能看一看。

一个用来吹的小号er:

看哭,这么好的人啊,还是有人舍得


林笑:



我宁愿相信,是小孩子不懂事。

你们在写出那些与我原文一模一样的字句,并且不知廉耻地腆着脸打tag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羞愧,还是说已经不知道何为羞愧了。

还要说上几句理直气壮的话:“喜欢她所以才像她”“我很喜欢就拿来用了”。

这些喜欢我不需要。

更有甚者,直接张口骂人:“装什么好人要不是你们这些人说像林笑的谁会觉得像”“傻逼狗玩意儿”“我就是抄了你能把我咋地因垂死挺”。

我不予评价。

我对写作全心全意地狂热,它是我人生既定的道路。我写到半夜两三点,身体不舒服也在继续,一篇改上十几遍......有许多人心疼我,但我不觉得累。

因为我爱它,从小就爱了。

而你们是真的爱着写作吗,你们爱的也许是热度吧。

抄袭盗用,除了在这里,其他地方我也经历过很多。两年前,名朋被抄戏,陆陆续续总计7次;我的个人cv被留学公司盗用,去包装别人;段子短文被复制粘贴,不计其数。

我深受其害。每一次的维权,声讨,都让我疲惫无比。但我选择去大事化小,我选择不曝光,去保护这些人。有几位真诚悔改的,现在是我很好的朋友。

可是,我不是一台产粮机器,我是人。我会委屈,不平,不甘心自己的东西被偷走。

多大了,还不懂得要尊重别人的成果吗。

能力不足,慢慢积累。抄上去的,画虎不成反类犬。光明磊落的正途放着不走,为什么非要走这种“捷径”。

我说过,写作是一生的事。

习惯于抄,一辈子都是剽窃者,只能是剽窃者。

我现在都可以不追究,你们是小姑娘不懂事,我可以保护你们。但以后长大了,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也不想挂出来了,自己去学学怎么做人,再出来写文。


来来来,颁奖给会演戏的小哥哥

程二哥哥:

既然都这样了,那今天就摊开了说吧,把以前留着脸面没撕破的事都说出来。
这是一个宝宝私信我,给我讲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我糊掉名字头像截图过来给你们看看。
首先,我的态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是谁在替我俩出气!!干得好!!加鸡腿!!
好了开始说正事。
首先,这个王金陵,早就把林笑拉黑了,两三个月前就拉黑了,我老婆根本就看不到她主页,怎么搞事?
而且我老婆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加戏,还加的前后矛盾??
然后一群sb被这个王金陵当枪使,自己还不知道,还自以为是小卫士,妈的笑死我了。

野鸡们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想黑林笑
能不能
先长一张她那么好看的脸
再去黑她
不然真的没资格
一群丑八怪

某些人
以前腆着脸去找我老婆混脸熟
不就是为了舔她脚吗
现在我老婆一退圈
就开始反咬了
但是
你爸爸
永远是你爸爸
不要想反抗爸爸

而且这个王金陵,
抄袭了我老婆的《国色天香》,描写什么的都和文里相同。
我去问他,他死不认账。
这篇文是我老婆给我的文,我不允许有人打这篇的擦边球。
而且这个王金陵,吃cp好杂好杂,前一阵还在邦信圈蹦哒,过两天又去别的圈蹦哒的欢了,老哥你真的不是在蹭cp热度??感觉王者所有火的cp你都写过文啊。恶心。

还有,
这个王金陵,
之前加过我老婆的QQ
第一次他那里闹出事之后
我老婆在列表看
他删了我老婆

不要脸

还有之前一次两次的擦边球、抄袭
《梅花汤饼》的抄袭
其它文的擦边球
每次都是小号出来搞事
是什么情况
你们自己分析分析,想来也就心里有数了,我就不多说了。

还有,怀疑我是林笑小号??护着林笑的人都是小号??这瘠薄什么逻辑??怕是看邦信看傻了吧??我老婆花了一年就养了这么些猪??
我他妈不是林笑的小号,我说白了是他官方经纪人一类的角色,有些事只有我能出面做,有些话只有我能出面说,ok?林笑一个温文尔雅的南方姑娘,她是不会用我这种大碴子东北话骂你们的。这是有多神经啊,没话题找了说我程西楼是她小号??大哥我和林笑在一起都三年了,林笑入邦信才多久,至于吗,有病吧。

圈子乌烟瘴气搞得像个宫斗剧一样有意思吗。
还腆着脸说别人乱黑。
我看败坏圈气的就是你们这群人吧。
不过几个nc小透明也好意思酸我老婆  去您妈的吧

程二哥哥:

我不光是林笑的对象,我也是她的读者,她的每一篇文我都会看,我和你们一样,看到她的文会笑、会哭、会激动、会兴奋,你们有的情感我都有,可能还要多一些。
她是我的夫人,有些创作过程中发生过的事,她不会发出来,但是她会和我讲,会和我一起连麦讨论剧情讨论走向,她压力大的时候真的很痛苦,那种感觉很难受很难受,我在电话这边听着都揪心的难过。有的时候她会因为一段文字反反复复的改,没日没夜的去写文,她身体不好,有几篇长文她写的时候身子一直在痛,我离她很远我做不了什么,但是这毕竟是我的夫人,你们的心疼和我的心疼是完全比不了的,我是真的特别难过,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她对邦信牵绊的太深了,如果不断干净,她会一直难受下去,身体会一直不好,这是我夫人我最心疼,我也很早就想劝她不要写了,但是一直没说出口。如今是她自己不想再写了,我也能放下心,好好调理调理她的身体,好好陪她过日子。
也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来烦她,唠嗑打趣这都可以,但是有的事有的言语,我都看在眼里。希望以后也能有所收敛。我没那么大心胸,我对自己爱的人就这么小心眼。一个人的心就这么大,我的心装满了林笑,其他的事我就容忍不了了。而且我典型白羊座,脾气很不好,如果盯上你了,等着被我暴打吧(不是)
开玩笑啦。会在意会生气是真的,但是不过分的话我是无所谓的。安心安心。
你们也可以来找我玩呀,我贼好相处,超级自来熟。
但是不要一上来就问东问西的打听我老婆的事,很烦,不会跟你们说。哼。

国色天香

程二哥哥:

一生一世。


林笑:















我们不如分手吧。



这是我经常说的话。

当我再一次对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的车抛锚在波士顿到盐水城的公路上。四周是灌木丛,货车开过,带起一大片很脏的沙,扑在我AMG的红色车身上,引擎在燥热的空气里轰鸣。

世界像黑白默片,我只能认出灯塔的绿光,那是可以让我遥想一个古老而未知的世界的线索。

在看到她的脸之前,我已经猜到了那种熟悉的疲惫神色。

我甚至都笑出声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根本不用去想。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肆无忌惮地在封闭的车厢里点燃一根烟,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墨镜遮住大半张脸,我透过头发的缝隙,吞云吐雾。



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开车出去过。

陷入一种焦躁的状态,远比身体上的伤痛来得糟糕。不知道是不是体质原因,当我难过的时候胸口会痛得厉害,只有一通歇斯底里的发泄可以缓解。

在那之前,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痛苦的起源,是习惯了生命里有她的存在。



再见到她是跟着Cara去泡吧的晚上。我有洁癖,但这种时候都是例外。出门之前我们在脸上涂荧光颜料。

Cara擅长于给自己找乐子。‪晚上‬她硬要到图书馆堵我,我们坐半夜的火车到纽约市中心,她在那里和一个日本女生租了房子。我们去给头发染任何夸张的颜色,然后连玩两个通宵,赶回学校,逃掉周一的课呼呼大睡。

她曾经逼我去玩柏青哥,一种日本的钢珠游戏,我觉得很无聊,她乐此不疲。

巴拿马的华裔朋友们塞给我一罐全新的笑气,他们花几十万买这种气体。精神恍惚的时候,我甚至以为她在我身后皱着眉,不准我吸,所以我笑了笑,没有接。



音乐震天地响,有人在我身后疯狂地跺着脚。所有人都在drunk an’ wasted。

你有梦想吗?

那是我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地方。

我像傻瓜一样暴露在这里,在荒野里和卑鄙的人厮混,而伤害我的人却从始至终对我毫无愧怍。



这就是生活。



我缺氧很严重,端着酒杯往吸烟区走。

撞上她的时候,我的嘴里含着高纯度的波兰能量。我粗暴地揪住她的领口,命令她吻我。

我们在男厕所外面疯狂地接吻。一个gay boy从里面出来,我垂着眼睛,看见他的皮鞋尖上有未擦干净的sperm。

我们被遗弃在城市外的混沌中,在绝望的合众国的黑色原野上。



建造一条单轨的铁路回家。



在那之后,我们在车里做爱。

耻涩在黑暗中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而她的手指在我体内清晰如同生命。我放荡地尖叫,命令她带我看去她走过的每一道星河。

车厢里放着Joe Strummer的歌,到达顶峰的时候,我感到有雨水从头顶上倾盆而下。

我们一起抽完一根烟,然后开车回去,不断地被潮水推回到过去。



船长,这条航线能让我们行进多久?

一生一世。


程二哥哥:

就放这一句话。
要么别看要么为她喝彩。
@Lyw林笑 

(刚刚发糊了。。。
小可爱们来看看小哥哥怎么误导别人的

秦弈:

从昨晚开始,邦信tag就一直不安生。
那么多群里都在吃瓜不明觉厉,花了一下午整理了一个长图。
还是这么说,喷我的,评论区小窗见。

我守护的山河,不是你塌了的半壁江山。

我他妈刚才发反了!!!!丢人丢出天际。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